当前位置: 首页 > 上海东方医院 > 薛俊丽
薛俊丽

薛俊丽

副主任医师 博士
所在医院: 上海东方医院 三级甲等
所在科室: 肿瘤科
医生简介:
展开


新药I期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


副教授


同济大学博士研究生毕业,2014年-2016年留学美国综合排名较前的临床机构Mayo Clinic。获上海市卫生系统青年人才很高奖项“银蛇奖”,入选浦东新区“优秀学科带头人”,入选上海市“医苑新星”青年医师培养资助计划。2008年毕业后留院任职于上海市东方医院,有十余年肿瘤内科临床工作经验。临床主攻方向为消化道肿瘤的内科综合治疗及分子靶向治疗和机制研究,熟练掌握了肿瘤内科常见病和多发病诊治,已成功抢救包括心包填塞、肺栓塞、上腔静脉阻塞综合征、肿瘤瘤内出血等在内的肿瘤急危重患者百余例。在国内率先开展新获批的抗肿瘤免疫治疗,先后成功救治免疫相关性肺炎、免疫相关性肝肾功能损伤、免疫相关DIC等患者10余例,相关病例被人民卫生出版社《肿瘤免疫治疗临床不良反应荟萃集锦》收录。作为同济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承担本科生、研究生(住院医生)、进修医生、留学生等临床教学工作,担任MBBS班双语授课;已培养硕士生2名,在读博士生2名。团队侧重肿瘤代谢重编程与结肠癌发病机制研究,首先发现参与磷脂代谢的脂质激酶PIPKIγ介导结肠癌有氧糖酵解,促进肿瘤发生;并通过调控PD-L1表达影响结肠癌耐药。系列成果发表在柳叶刀子刊《EBioMedicine》,以及《Theranostics》、《Cancer Letters》等国外知名医学杂志,将为结肠癌新靶向药物的研究提供可能。已发表SCI论文30余篇,参编书籍5本(《肿瘤内科诊治策略》、《肿瘤的精准免疫治疗》、《CSCO常见恶性肿瘤诊治指南》、《AJCC癌症分期指南》、《肿瘤的精准免疫治疗》),专家共识4部(《卡瑞利珠单抗引起的反应性皮肤毛细血管增生症的诊断治疗专家共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特殊人群应用专家共识》、《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治疗恶性浆膜腔积液临床应用专家共识》、《多纳非尼治疗肝癌临床应用专家共识》),执笔CSCO指南一部《CSCO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相关的毒性管理指南》。
国家卫健委能力建设和继续教育肿瘤专家委员会 委员兼秘书 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抗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 副秘书长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药物安全管理专家委员会 常委兼秘书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患者教育专家委员会          常委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免疫治疗专家委员会          常委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青年委员会          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支持治疗专业委员          委员 《肿瘤学杂志》          青年编委 《肿瘤综合治疗电子杂志》          编委
 2017年 CSCO“35名35岁以下具有潜力青年肿瘤医生”称号  2021年获上海卫生系统青年人才很高荣誉奖“银蛇奖”




新药I期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


副教授


同济大学博士研究生毕业,2014年-2016年留学美国综合排名较前的临床机构Mayo Clinic。获上海市卫生系统青年人才很高奖项“银蛇奖”,入选浦东新区“优秀学科带头人”,入选上海市“医苑新星”青年医师培养资助计划。2008年毕业后留院任职于上海市东方医院,有十余年肿瘤内科临床工作经验。临床主攻方向为消化道肿瘤的内科综合治疗及分子靶向治疗和机制研究,熟练掌握了肿瘤内科常见病和多发病诊治,已成功抢救包括心包填塞、肺栓塞、上腔静脉阻塞综合征、肿瘤瘤内出血等在内的肿瘤急危重患者百余例。在国内率先开展新获批的抗肿瘤免疫治疗,先后成功救治免疫相关性肺炎、免疫相关性肝肾功能损伤、免疫相关DIC等患者10余例,相关病例被人民卫生出版社《肿瘤免疫治疗临床不良反应荟萃集锦》收录。作为同济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承担本科生、研究生(住院医生)、进修医生、留学生等临床教学工作,担任MBBS班双语授课;已培养硕士生2名,在读博士生2名。团队侧重肿瘤代谢重编程与结肠癌发病机制研究,首先发现参与磷脂代谢的脂质激酶PIPKIγ介导结肠癌有氧糖酵解,促进肿瘤发生;并通过调控PD-L1表达影响结肠癌耐药。系列成果发表在柳叶刀子刊《EBioMedicine》,以及《Theranostics》、《Cancer Letters》等国外知名医学杂志,将为结肠癌新靶向药物的研究提供可能。已发表SCI论文30余篇,参编书籍5本(《肿瘤内科诊治策略》、《肿瘤的精准免疫治疗》、《CSCO常见恶性肿瘤诊治指南》、《AJCC癌症分期指南》、《肿瘤的精准免疫治疗》),专家共识4部(《卡瑞利珠单抗引起的反应性皮肤毛细血管增生症的诊断治疗专家共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特殊人群应用专家共识》、《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治疗恶性浆膜腔积液临床应用专家共识》、《多纳非尼治疗肝癌临床应用专家共识》),执笔CSCO指南一部《CSCO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相关的毒性管理指南》。
国家卫健委能力建设和继续教育肿瘤专家委员会 委员兼秘书 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抗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 副秘书长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药物安全管理专家委员会 常委兼秘书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患者教育专家委员会          常委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免疫治疗专家委员会          常委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青年委员会          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支持治疗专业委员          委员 《肿瘤学杂志》          青年编委 《肿瘤综合治疗电子杂志》          编委
 2017年 CSCO“35名35岁以下具有潜力青年肿瘤医生”称号  2021年获上海卫生系统青年人才很高荣誉奖“银蛇奖”



专业擅长:
展开 专长胃肠肿瘤的内科治疗、分子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和肿瘤综合治疗。从事肿瘤内科工作10余年,有非常丰富的肿瘤内科临床经验,多次成功抢救急危重患者。开展抗肿瘤新药临床研究5年余,对新药临床研究方案设计、受试者筛选、毒副反应管理等处于国内领跑水平。
上海东方医院专家门诊时间
专家门诊
特需门诊
专科门诊
(具体门诊时间以医院当天实际出诊停诊公告为准)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服务
上午
下午
视频
文章

什么是癌症的姑息治疗

姑息治疗的这个范畴是比较大的。临床而言,前面谈到了新辅助,辅助治疗姑息治疗。主要针对的这部分人群,就是晚期肿瘤没有手术切除机会的,也就是不能达到无瘤状态的这一部分人群。(对于)姑息治疗的这个概念而言,针对人群不同,我们采用的方法也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晚期肿瘤的患者,他有这个体力去承受一个强度大的姑息化疗,姑息化疗也是属于姑息治疗的范畴。如果针对这个晚期肿瘤,年纪又比较大的,比如说采用两药或者三药的治疗策略不能承受的这个人群,可以采用单药的姑息治疗。

另外,如果说姑息性的抗肿瘤治疗不能承受的人群,也可以采用单药的靶向治疗,或者是最佳支持治疗,这也是我们姑息治疗的一部分。另外,姑息治疗还包括对症治疗这一部分内容。比如,对症的止痛、对症的营养支持、对症的镇静,或者是改善睡眠等等这些情况,都算我们姑息治疗的范畴。从我们临床角度而言,姑息治疗,除了能够使病人的生活质量有一定的改善之外,比如说,对症支持治疗能够减轻病人的这个痛苦。此外如果能够做一些姑息性放疗或者化疗,也可以延长病人的生存期,但还是要根据每一个病人的情况来具体进行安排。

2019-12-05
5162

胃肠癌新辅助放化疗的优缺点

新辅助治疗,主要还是提高一个手术切除率,和病理的完全缓解率。分开来讲,在胃癌当中,新辅助的放疗相对做的比较少。2017年有一个大型的回顾性临床研究,新辅助放疗是一个阴性的结果,证实了新辅助的放疗,在局部晚期或者晚期胃癌当中,可能病人的获益会比较少。但是我们新辅助化疗,现在做的还是比较多。围手术期治疗,新辅助的FLOT方案,用的是比较多的。具体谈到优点,新辅助治疗,主要就是为了提高病理的完全缓解率和手术的切除率,最终能够使病人的这个生存,能够有一个明显的获益。

但是对于缺点而言,如果做了新辅助,可能术后病人的进一步治疗的耐受力会有一定的下降,对于整个围手术期的治疗完成率,相对来讲是比较低的,这也就是它一个缺点之一。特别是新辅助的放疗,在做了放疗之后,有可能会影响术后我们手术的愈合,或者术后的康复,这是新辅助放疗的一个缺点。

具体到肠癌来讲,结肠癌当中,我们也是新辅助化疗做的多。结肠癌的患者,新辅助放疗一般来讲是不做的。直肠癌,现在来讲的新辅助的放化,是提高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地位,特别是全程的新辅助的放化疗,在直肠癌当中现在谈的也是比较多。因为全程新辅助治疗之后,直肠癌的这一部分人群,手术的切除率比较高,而且总体来看,长期的生存率也是比较高的。

当然对于缺点而言,也是这个术后的并发症或者说放疗之后,可能病人会有一定的直肠刺激症状,比如说便频,大便控制不好的这个情况是比较多的。这也是做了新辅助放疗的一些个缺点。但具体采取哪一种治疗策略不是一刀切的,要根据每个病人的具体情况,根据每个医院MDT的多学科诊疗团队讨论的结果,来给病人制定一个综合性的治疗策略。

2019-12-05
4927

肿瘤个体化治疗是怎么回事

肿瘤的个体化治疗,是在精准医学的背景之下,发展起来的一个概念。具体来讲,个体化治疗,就是针对每个病人的情况,针对每个肿瘤的情况,采取的一个策略。现在医生给一个病人制定策略,需要考虑这个肿瘤病人的这个承受能力,需要考虑肿瘤本身的一些特点。比如说,他的基因表达情况,它的分子分型等等。

另外,还需要考虑一些社会经济因素。比如病人的这个社会经济承受能力,能不能够接受一些最新的靶向治疗或者免疫治疗。这些是进行个体化治疗,我们需要综合考虑的一些策略。具体到每一个病人,我们采用个体化治疗,会考虑这个病人,是不是有足够的体力去接受化疗。肿瘤的这个基因分型,是不是有相应的分子靶点,去适应一些分子靶向的治疗。再考虑病人的经济承受能力,能不能够承担一些,国内国外最新的一些靶向药物的治疗。

2019-12-05
4920

肿瘤个体化治疗的优势有哪些?它的临床意义是什么

肿瘤个体化治疗的优势,主要是针对每一个病人的情况,进行量体裁衣,制定个体化的治疗策略,给肿瘤一个精准的打击。精准治疗的目的是,尽量把抗肿瘤的疗效发挥到最大,而使它的副反应降到最低。这有别于既往,针对所有的肿瘤病人,都采取一个化疗的策略。过去只采取一种化疗策略,可能会在化疗过程当中,造成有的病人化疗效果好,有的病人化疗效果不好的情况。

但是所有病人,都要承受这个化疗的毒副反应。相对而言个体化治疗,就能够体现它的优势。可能这个病人,不适合这个分子靶向药物的治疗,我们就不给它采用这个药物的治疗,从而避免了这类药物的毒副反应,也避免了这类药物给他带来的一个,不能够是获益的这个影响。

另外一个,个体化的治疗也考虑到病人体力的承受情况。也就是,使病人的生活质量不会有太多的折损。所以总体来讲,个体化治疗一个总体的目标,还是使病人的这个生存期达到最大的延长,而使他的生活质量能够保持到最佳的状态。

2019-12-05
4935

胃癌新辅助化疗是什么

所谓新辅助治疗,主要针对的人群还是可手术切除的这一部分人群。在胃癌当中为什么要做新辅助治疗,主要的一个策略,就是想提高这个胃癌的病理完全缓解率。这个概念可能多数患者不是特别的熟悉。通俗的来讲也就是为了把这个肿瘤切得干干净净。

现在在胃癌新辅助治疗当中,我们近几年采用的一个策略就是,从2017年这个FLOT-4这个临床研究结果得出来的,一个FLOT-4的方案。这个方案的主要采用的是:多西他赛、奥沙利铂以及五氟脲嘧啶的治疗策略。采用这个治疗策略,在手术之前进行两个月的新辅助治疗之后,再进行手术。

研究结果显示患者的病理的完全缓解率,以及最后的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都能够有明显的获益。所以这个新辅助的治疗策略,在我们胃癌当中,目前是应用比较多的一个方向。当然了,这部分数据因为最终是欧洲的临床研究结果,对我们中国人群而言,因为中国人的体质可能没有欧洲人那么的好。

所以说,在我们新辅助治疗当中,也会采用两药的这个策略。比如说,奥沙利铂联合氟尿嘧啶,或者奥沙利铂联合替吉奥等这些策略,进行新辅助治疗。以进一步提高我们这个肿瘤的切除率,并最终延长胃癌患者的生存期。

2019-12-05
5320

东方医院在治疗消化道肿瘤方面的特色


我们东方医院肿瘤科是在2016年,CSCO前理事长李进教授加盟之后,有了一个飞速的发展。特别是李主任到东方医院之后,首先组建了我们的MDT团队,成立了东方医院的肿瘤医学部。

从肿瘤医学部这个层面而言,把我们全院最优势的,消化道肿瘤的专家集中在一起。包括傅传刚教授、宋纯教授以及病理科、影像科等等,一些非常有名的,非常有经验的教授集中在一起,我们进行一个团队的建设,和我们消化道肿瘤学科的发展。具体到肿瘤这几年治疗的特色而言,我觉得在临床上来讲,还是针对消化道肿瘤的分子靶向治疗。

因为李进教授作为FACO里面的主席以及CSCO的理事长,他在这个肿瘤的前沿领域有非常大的影响力,(起着)领军人物的作用。所以说,在他的带领之下,我们近几年在消化道肿瘤的这个前沿性的诊治,分子靶向治疗,以及综合性的治疗策略的制定这一块,有了非常大的发展。另外谈到,我们东方医院肿瘤科的另外一个治疗特色,就是我们新药一期临床研究中心。

这个临床研究中心,也是我们李进主任来了之后建设起来的,这几年发展也是非常快。我们侧重的还是新药的一期的临床研究,特别是新的分子靶向药物,免疫治疗的药物,以及一些新的治疗的理念和治疗策略的研究。

从2017年我们一期临床研究中心开张以来到现在,在我们中心已经有六十多个临床研究的项目在开展。这些新药全都是现在全球领域当中,处于领先地位的一些分子靶向药物,或者是免疫治疗的一些新药。而且这些药物,也使得一千多名患者从我们这个新药的治疗当中获益。(对于)李进教授个人而言,现在(他)个人牵头的新药临床研究项目,已经达到了全国第一位,东方医院排名是全国第四。

所以将来的发展也希望就是,在一期临床研究中心为龙头的这个带领之下,整体提升我们东方医院肿瘤学,特别是消化道肿瘤学的学术影响力,和整体的诊疗能力。最终辐射我们华东地区,以及全国范围之内,使我们更多的肿瘤患者能有更大的一个获益。


2019-12-05
11358

循环肿瘤细胞检测及临床应用

谈到循环肿瘤细胞的作用,我觉得分两个方面来讲。一个就是做一个早期肿瘤的检测与筛查,比如说,现在我们有一些临床研究的项目,我记得在国外也开展过。有家族史的人群,我们检测到它的循环肿瘤细胞,并且是动态的监测,可以早期发现他是不是有肿瘤的发生。

当然,从临床来讲,循环肿瘤细胞的意义,可能是用于这个肿瘤的一个监测。比如说,已经发生肿瘤的这个患者,我们进行了手术化疗和放疗以及辅助治疗,等等结束之后,动态监测他循环当中的肿瘤细胞,是不是能够提示我们这个肿瘤有一个动态的变化。最大的意义我觉得是,提示在肿瘤的早期复发和转移当中,给临床医生有一些提示。当然(就)现在国内的情况来讲,循环肿瘤细胞的检测机构也比较多,但是它质控的标准不一致。

所以如果说这个检测的质控比较可靠,在肿瘤患者当中进行一个长期的随访。如果发现循环肿瘤细胞的计数在动态的增加,也可能一定程度上,提示我们是不是有肿瘤的复发,或者是转移的发生。

2019-12-05
5204

循环肿瘤细胞的定义是什么?有什么危害

循环肿瘤细胞这个概念的提出也有一段时间了。循环肿瘤细胞是什么?就是在肿瘤组织形成的最开始,有极个别的细胞会从肿瘤组织脱落,进入血液循环当中,形成的细胞,所以我们把它称为循环肿瘤细胞。

循环肿瘤细胞有什么危害?这一部分细胞,它在血液循环当中会不断的,随着你的血液循环到处跑,相当于我们这个肿瘤已经形成了一个种子。如果在循环当中他跑到一个脏器,找到一个合适的土壤之后,它就会生根发芽,引起肿瘤的转移。所以说它的危害,也就是可能造成一个肿瘤的逃逸,最终是导致肿瘤的转移。

2019-12-05
4493

胃肠癌的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的效果


这个问题咱们也得分胃癌和肠癌来看。首先我们谈下胃癌,胃癌当中,靶向治疗在目前我们谈的最多的,也就是HER-2这一个靶点,而且是针对晚期胃癌的。如果说HER-2表达阳性的人群,我们可以采用赫赛汀联合化疗的方案。当然在中国人群当中HER-2阳性的人群也只占到了12%到15%左右,这个比例不算太高。

接下来谈到胃癌二线的一个靶向治疗,多数采用的是抗血管的治疗。(这个药)也就是我们唯一的一个,抗血管生成治疗在胃癌当中获益的,有阳性结果的是雷莫芦单抗。但是比较遗憾的是,这个药在我们中国还没有上市。

谈到胃癌三线的靶向治疗,也就是我们国内李进教授牵头开展的这个阿帕替尼的临床研究。最终证明了在我们晚期胃癌当中,作为一个三线的治疗,能够使患者晚期胃癌总的生存期延长到6.5个月左右。

所以,这是针对不同晚期胃癌,不同线数的治疗,我们采用的不同靶向治疗的策略。

谈到胃癌的免疫治疗,近几年也是发展比较快的。主要的一个药PD-1单抗,根据美国KEYNOTE-059的临床研究结果,PD-1单抗,主要用于PDL-1表达阳性的晚期胃癌的三线治疗。依据日本的临床研究结果来看。PD-1单抗也可以用于晚期胃癌的三线治疗。所以这是针对胃癌的病人,我们不同线数当中,使用的不同靶向药物和免疫治疗。

接下来我们具体到肠癌当中,肠癌当中,靶向治疗也是针对晚期肿瘤的这个人群而言的。靶向治疗,我们根据这个肠癌不同的基因表达状态采取的策略也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们在RAS野生型的人群当中,多数采用的是西妥昔单抗也就是EGFR抑制剂联合化疗的策略。如果说,这个患者是一个RAS突变的这种情况下,我们采用的治疗策略就是以抗血管生成治疗为主的,以贝伐珠单抗为主的一个治疗策略。

另外一个特殊的人群,就是BRAF突变的人群,在肠癌的一线(用药当中),我们可以采用贝伐珠单抗,联合这个FOLFOX,或者是联合奥沙利铂、伊立替康、氟尿嘧啶为主的治疗策略。如果BRAF突变的人群,进入一个二线治疗状态之后,我们可以考虑采用BRAF的抑制剂,维罗非尼联合伊立替康和爱必妥的治疗策略。所以这也是肠癌当中,针对不同基因表达状态,不同治疗线数,我们采用的不同靶向治疗的方法。

在肠癌当中,免疫治疗这几年,我们最多的也就是针对MSI-H或者是dMMR这个人群,可能是肠癌免疫治疗敏感的人群。这部分人群在我们晚期肠癌当中,也仅占到了4%到5%。这些人如果采用单药的PD-1单抗,或者PD-1单抗联合CTLA-4的抑制剂,能够从免疫治疗当中有一个明显的获益。

最后再谈一下针对MSS或者pMMR的人群,因为这部分人群在肠癌患者当中还是占了大多数。这部分人群,如果从单药的免疫治疗当中不能获益该怎么办?我们现在也有一些新的临床研究的方向在开展。比如说,我们可以采用双靶的免疫治疗,我们可以采用免疫治疗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等等一些策略,最终能够使这一部分人群,也从我们的这个免疫治疗当中获得一定的益处,延长患者的生存期。


2019-12-05
4785

不同时期的直肠癌应如何治疗

提到AJCC的分期,肯定是对不同分期的这个肠癌,我们治疗策略是不一样的。

针对Ⅰ期肠癌,或者早期肠癌,我们有可能会采用内镜下黏膜的剥除,或者是内镜下直接就把这个病灶切除的策略。如果说内镜下切不干净,很可能就转而进行手术。手术之后,最终如果病理分期是Ⅰ期,术后的辅助治疗是不需要进行的。

接下来我们再谈谈Ⅱ期的肠癌。Ⅱ期肠癌主要还是以手术为主,术后辅以辅助化疗。当然这其中需要注意有一部分特殊的人群,那就是MSI-H或者是dMMR的人群。我们有数据表明这一部分人群,从术后的氟尿嘧啶的辅助治疗当中,是不能够获益的。所以针对Ⅱ期的这一部分肠癌人群,一般我们采用的策略就是随访观察。当然了,针对Ⅱ期肠癌如果基因分析是MSS或者是pMMR的这个人群,还是需要采用,以氟尿嘧啶为主的辅助治疗的策略。

Ⅲ期肠癌当然是以术后辅助为主,Ⅲ期肠癌如果说在术前评估手术难度有可能比较大的情况,也会采取新辅助的化疗方案。在新辅助治疗结束之后,进行手术治疗,然后术后再完成半年的围手术期的治疗,这是Ⅲ期肠癌的治疗策略。

Ⅳ期肠癌的策略相对来讲就比较复杂。简单来讲我们会采取:系统性治疗加靶向,就是系统性的治疗加局部治疗为主的一个策略。具体分出来讲,也就说这个人,如果有手术切除的机会,即便是有转移,比如说,伴有肝转移,但是还有手术切除机会的这个人群。我们可能会采用化疗联合靶向,使这个肿瘤退缩之后,争取创造条件给他进行手术。如果这个病人评估下来,手术切除的可能性比较小,那么这部分人群就主要以姑息治疗为主了。

姑息治疗的策略可以采用化疗联合靶向的策略,也可以采用单药治疗的策略。需要根据病人的体力承受情况,和具体的社会经济承受能力,来给他制定一个综合的策略。另外,一部分特殊的晚期肠癌人群,如果说是MSI-H或者是dMMR的人群,近几年随着我们免疫治疗的迅速发展,这一部分人群是能够从免疫治疗当中明显获益的。所以,这是我们针对免疫获益人群采取的一个特殊的治疗策略。

2019-12-05
5127
微信 微信
微信
微信
咨询 咨询
咨询
咨询二维码
顶部 顶部
顶部